0

原标题:丝路咽喉御山峡,尘封在时光中的沧海遗珠

原标题:丝路咽喉御山峡,尘封在时光中的沧海遗珠

地理学将祁连山和龙首山之间一道狭长的地带叫做“河西走廊”,这条走廊是丝绸之路的文化交融地带,是重要的文化聚集地。汉唐丝绸之路的北路咽喉,龙首山崇山峻岭的御山峡谷,蜿蜒10余公里,慢慢走进,却可以翻开尘封的岁月,拾遗丝路的文明。

▼丝路藏名刹

御山峡谷最窄处,藏着一座我国佛教史上著名的古寺院遗址,御山峡圣荣寺。敦煌莫高窟壁画洞窟中,有大量早期壁画素材来源于御山圣荣寺及相关内容,有史学家称,先有圣荣寺,后有莫高窟。

御山在莫高窟十余个洞窟的壁画提榜和落款中又称御容山、御谷山。北魏太延元年,高僧刘萨诃西去佛国途中,遥望御山,预言御谷他日山开,必有佛陀宝像显现,世乱像必缺首,世平则身首合一。此说在莫高窟231窟存有两幅壁画,一幅为出世佛陀圣荣瑞像,一幅为圣者刘萨诃和尚。

北魏正光三年(公元522年),猛雷炸响,山崩地裂,御山谷开,果显佛陀宝像,无首。北周元年(公元557年),像首在凉州城东的七里涧被发现,当地僧俗将佛首肩舆移请御山,佛首“相去数尺,飞而暗合,无复差殊”。北周保定元年(公元561年),周武帝宇文邕敕令在御山筑寺,派钦差大臣宇文俭督役“凉、甘、肃三州力役三千人造寺。至三年,功毕。” 在千年的历史风雨中,圣容寺逐渐成为名噪一时的河西名寺。

圣荣寺最初名为瑞像寺,后来,武帝灭佛,全国佛寺,道院被毁,瑞像寺亦遭焚烧。隋初,文帝好佛,瑞像寺得以修葺一新。隋炀帝西巡焉支山下,驾临此寺,御笔改名感通寺,并令天下僧侣摹写瑞像,传布天下。贞观十年(公元636年),唐玄奘取经回归途中在该寺坐禅诵经,香火鼎盛时,住僧数千之众。广德二年(公元764年),凉州陷落,感通寺改名圣荣寺。元代,藏传佛教传入圣荣寺,并在此后明清两朝兴盛不衰。1953年,圣荣寺拆毁,佛首湮没。

河西第一名寺,距今已有 1440多年历史的圣容寺几经兴废,一直延续到了今天。登上寺前山峰,俯瞰圣荣寺,眼前的这座寺院,历10年重修完成,虽然建筑规模和僧侣数量早已不能和当年相提并论,但传承了圣容寺千年历史、沉淀着圣荣寺千年文化的它,注定是厚重的,磅礴的。

▼峡谷留遗迹

这条狭长的山谷,历史文化源远流长,留下了许多古代遗迹,最早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齐家文化马家湾子遗址、古陶窑遗址、北魏圣荣寺遗址、西夏六体文石刻、西夏千佛阁、圣荣寺塔(大小二塔)、元代花大门石刻、元亦都护高昌王墓、东西横穿永昌的汉明长城及沿线城障烽燧、明威将军墓、四台子庙址等古迹依旧尘封在时光中。

峡谷留遗迹,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国家重点文物圣荣寺大小二塔,塔为圣荣寺附属建筑因寺而名,建于唐代,是河西现存的最早的古塔建筑。大小二塔分别伫立在寺前和寺后的山顶上,隔御山峡遥遥相峙。大塔高16.2米,为七级方形,空心砖结构,内有壁画及文字题记,小塔为方形七级砖塔,高4.9米,外形与大塔相似。玄奘取经归来路过圣容寺,讲经一月,回唐后,仿圣荣塔建西安小雁塔。圣荣寺早已不再是当年模样,大小二塔,却从唐时,屹立至今。

圣荣寺前山崖的石壁上,至今保存着佛教的“唵嘛呢叭咪哞”的“六字箴言”石刻。石刻为“六体文字”,从上到下第一行为八思巴文,第二行或为蒙文,或为回鹘文,第三行为西夏文,第四行为汉文。右边一方共两行,上行为梵文,下行为藏文,初步鉴定为西夏时期刻制。峡谷石壁上,石刻显得很小巧,若不是特意寻觅,很容易就错过。

自圣荣寺返程,沿着御山峡前行,站在汉、明长城边,遥望花大门石刻塔遗址。花大门石刻位于花大门山体上,是一处西夏、元、明时期的藏传佛教摩崖石刻塔群遗址,山体形似一尊睡佛,悬崖上凿刻有塔形佛龛50座,为圣荣寺僧侣藏瘗骨灰之所。一道沟渠,阻隔着我们前行,只能遥望花大门,感知西夏石刻艺术、佛教文化。

自御山峡穿越的汉、明长城,曾经是丝路的引路者,如今,也早已化为断壁残垣,成为丝路途中的文明遗迹。永昌是拥有长城较多的县份之一,横贯于永昌县境内的长城,汉代始建,明代补修,东与民勤县大口子以南长城相接,西与山丹县交界的绣花庙长城相连,全长约120公里。没有刻意的沿着长城走遍永昌,只是在御山峡中,触摸着夯土城墙,回望兵戈铁马的曾经。

作者简介:觉非行记,旅游体验师,旅游摄影师,各平台旅行家。

新浪微博:@觉非行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74302620_380324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