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原标题:【铅山河红茶文化旅游节】人生已经如此艰难,好好的喝一杯“河红茶”怎么了?

原标题:【铅山河红茶文化旅游节】人生已经如此艰难,好好的喝一杯“河红茶”怎么了?

提到武夷山,人们往往会认为福建的。其实,正经的武夷山在江西,江西的武夷山在铅山县,大家向往的那个武夷山景区的主峰叫黄岗山,黄岗山并不在福建。没错,就在江西。历史上是先有江西的武夷山镇,而后才有1993年福建崇安县改名的武夷山市。2017年江西北武夷山入选世界自然遗产和世界文化遗产地名录,这似乎有点尴尬了。

今天不说风景,只说茶。

铅山县制茶历史很有年头,早在宋代就成为贡品。

自唐迄清,中国有三张世界名片——唐之丝绸、宋之瓷器、明清之茶叶,而铅山“河红茶”是明清茶史上最耀眼的名片,俄、英、印度等国商人不畏路途遥远,跨江渡海奔至铅山河口镇贩运茶叶,使河红茶成为“第一次问世(出口)之华茶”,人称中国红茶鼻祖,被西方人誉为“茶中皇后”。

这不是空穴来风,铅山县自古便是闽浙赣三省交通要冲,兵家、商家必争之地,铅山县的地域一直延伸到武夷山西麓,宽阔的信江穿铅山县城河口镇而过,武夷山一带产的茶皆通过河口码头销往国内外,人们为此把这一区域所产红茶统称为“河红茶”。河红茶出口分南北两路,北路从河口经九江、武昌、张家口,越内蒙,过蒙古,直达俄国。这条茶路,途经中蒙俄230个城市,在中国境内一万三千多里,是一条堪比丝绸之路的国际贸易商道,也是一条在历史上发挥过重要作用的文化传播路线。说到万里茶道,铅山人是很感激乾隆皇帝的,若不是他,就没有这条旱道,全走海运了。南路则从河口水运至鄱阳湖,溯赣江而至赣南,然后越南岭,至广州,由广州十三行办理出口。英国商人威廉?马克思在其所著《茶叶全书》写道:“河口镇为中国内地最重要茶市”。

河红茶好,当然要亲身体会一下它的魅力。11月3日铅山县举办2018河红茶品鉴会,全国各地的传统媒体、新媒体、自媒体应邀而往,提前一天到达,开始河红茶寻踪之旅。

2日上午,20位媒体人从铅山县政府乘坐大巴车到达河红茶文化旅游节的举办地:武夷山镇篁村村。武夷山镇位于武夷山脉第一高峰黄岗山下,素有中蒙俄“万里茶道第一关”之称。我们下车后看到此时上百名工作人员以及数百位茶商正在为大会搭台、架展棚,干得热火朝天,察看了一番现场后我们便朝黄岗山有机茶叶有限公司去了。

得知我们要来,黄岗山有机茶叶有限公司老总早已将茶叶、茶具、茶点……准备得妥妥的。

论喝茶,我只服铅山人,喝茶只是解口渴的小事,他们硬是整成了文化。

经医学实验证明,红茶是富含维生素K的饮品,且含有维生素C等成分,具有抗血小板凝集、促进膳食纤维溶解、降血压、降血脂的作用,对防治心血管疾病十分有利。红茶中还含有丰富的维生素A、维生素E和多种抗癌防衰的微量元素,喝河红茶能提亮皮肤,白出新高度。此外,茶中的氟、茶多酚等成分对防龉固齿也有很大作用。尤为突出的是红茶中的咖啡碱对提神醒脑、振奋精神、消除疲劳的功效最为明显。最新研究成果还表明,红茶中的茶多碱能吸附重金属和生物碱,并沉淀分解,这对饮水和食品遭受工业污染的现代人来说,简直是一个福音。

室内茶香四溢,笑语满堂,室外云雾缭绕,大写的清新,爆棚的负离子。

品了一阵好茶,中午接着吃茶叶宴。

松茸、雪莲花、鱼子酱、澳洲龙虾等等都不算啥,喜相逢、骏眉鱼、老枞排骨、白茶花鸭、老枞茶叶鹌鹑蛋、武夷一翠、香满武夷等12道佳肴才是王道。我拍了前面的几道菜就只顾吃了,大家放下筷子时齐赞这桌茶叶宴超过了米其林。

陈晓卿是没发现这家店,否则《风味人间》又要多一集了。

饭后消食,跟着老总去参观他其中之一的庙基茶叶基地,基地就在自然保护区内。

河红茶原产地主要分布在武夷山主峰黄岗山方圆百里之内,涉及铅山县的武夷山镇、天柱山乡、篁碧乡、太源乡、湖坊镇、葛仙山乡、英将乡等地。

去庙基的道路路面还好,但是坡陡、弯急,好在一路是山峦叠嶂,云烟渺渺,心思在观景了。

武夷山不仅茶叶多,云雾也多,有了这一层白色的,俊峭的山便柔情了几分。

一方水土育一方茶,这里一年四季气温低、降水多、湿度大、雾日长,十分适合栽植茶树。

说好的茶园呢,怎么没看到?

行至茶场,我们根本没看到大片的茶树,与我常见的整齐茶园不同,这里的茶树都由着性子地生长在岩石间、山坳里、溪河边、乱石岗上。

茶树分散躲藏在丰富的植被之中,只有枝干上的肥厚青苔告知我们,它们经历了无数个潮湿的春天。还有,它们赖以生存的胎盘,是千万年有机沉积层的黑土地,土壤下层是完全风化砂砾岩,具有孔隙率高、透气性好的特点,含铁、钾多,并含有其它人体所需的矿物质。

茶园常年云雾缭绕,周边数公里是无人区,没人来打扰茶树的生长发育。

老总指着两棵长在一块的松树和茶树考我们:“树龄哪棵大?”

按常理,松树那么粗,茶树这么细,应该是松树的年龄更大,但我注意到了他的问法,因此我果断地否定了自己原来的预测,回答是细小的茶树更大。

恭喜我,答对了。松树大约是70岁,而茶树是百岁寿星了。

我见识少,以为茶树只长叶,原来也会开花,会结果,涨姿势了。

离开黄岗山茶园,我们上行到西坑村。500年前,西坑因茶而热闹。

当年的西坑虽然山高谷深路远,却是一条重要的闽赣商旅通道,日夜驿马如飞,商旅往来不绝。

西坑小种红茶是有历史的,此地的河红茶之极品小种红茶在西方是“能品一盏,竟不问价。”其爱小种红茶,几乎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17世纪的英国,绿茶每磅售价16先令,而河红茶则卖30先令,不少英、俄等国茶商为了能多购一些小种红茶,开春就提着重礼来到西坑的制茶人家,坐地收购,直到过了端午节才出山。

这里虽是500年前世界红茶的发源地,一路上却也是不见茶园的踪影。不同于江西凤凰沟的茶树呈大片的梯田状,在西坑,茶树都是见缝插针地散落于时光深处自然生长的野生茶园,长在竹林旁,或是石头缝间,满眼看去似乎找不到茶树,却又无处不在。据说,欧洲人到此考察,当即认可了这种种植方式,武夷红茶一下子获得好几个欧盟论证的绿标。茶树的年龄也看不出,只能根据祖辈的记忆以及依附在茶树上的厚厚青苔来猜,这些包裹茶树的青苔,是骨灰级茶客们心醉的“枞味”来源。

生长于此的小种茶,不长个,即使吃喝了几十甚至上百年,树高也不及腰。问题是还减肥,像这样不及铅笔粗的茶树,已经生长了50年。

世代居住在坑内的山民,他们是茶的魂,茶是他们的根,现在,他们又在创造自己的未来。

桐木溪从西坑村流过,有村民开起了民宿,夏天来这里一房难求。

既然是河红茶寻踪之旅,就绕不开桐木关。自汉代以来,福建通过武夷山中的自东向西的八大关口与江西铅山相通,历史上著名的万里茶道就是从福建的崇安县(现武夷山市)启程,由扁担和独轮车翻过这些关口将武夷红茶进入江西铅山,从铅山河口走向外面的世界,谱写出红茶贸易400年的传奇。其中,桐木关即为八大雄关之一。

西坑村与桐木关相邻,过了桐木关就是福建的桐木关村,两地的地理和气候并不因行政管辖的不同而有所区别,村民都以种茶和毛竹为生。

从西坑村往山上走,一会儿大巴车就到达了桐木关。从这个90年代重修的关楼可以看出,这里是闽赣两省的界关。

进入这个关的方式很特别,不是说走就走的行程,只有世代居住于此的山民,才拥有自由出入的权利。或许是吸取了英国植物猎人罗伯特·福琼从桐木盗走茶树种苗和红茶制作技术,从而导致红茶的话语权旁落他国的惨痛历史教训,至今桐木仍然是外藉人士的禁区。

对国人来讲,要进入桐木关也绝非易事,需要桐木人作担保,提前申请、报备才能获准进入。

严进严出的戒律,使眼前的桐木关平添了几分神秘,这愈发使喜爱红茶的人心生向往,哪怕只有一次,都是幸福之旅。

尽管桐木关楼看上去并不雄伟,然而立关北望,却是山巍巍,崖岌岌,林森森,路曲曲,两侧高山耸峙,直插云霄,嶙峋山势,浓雾紧锁,好一道天堑屏障。

知道桐木关的人不多,但去过的人回来后都说,桐木关的一切都是传奇。

江西桐木关境内建着福建的房子,两省真是眭邻友好。

既使进了关,也不能乱来,一切行为都受限,关内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泉,都不能为外人所染指,更不能去破坏。

桐木关的一侧是双泉山,每座山都有不为人知的故事。

山上有座庙,叫双泉寺。

通往双泉寺的路是条登山步道,我们拾级而上。

从谷底的溪水升腾的雨雾,是茶树最好的水份,而秋天时落下的枯枝黄叶,则是茶树最好的养分,冬天再来一场大雪则是茶树病虫害的天然杀手,这一切都让这个大自然循环得完美无缺。

登山途中遇到了几位弓腰负重的民工,他们都是铅山人,挑着沙石上山去扩建寺庙。

双泉寺,立于山巅之上,一寺跨两省,两省共建、共享、共管,两省宗教局都给它发了证。

有着“去享太平”字样的柱子是福建的地界,柱子左边的大殿则是江西的地盘,和谐了。

知道为什么叫双泉寺了吧,大佛的身后有2口泉水井,用不锈钢栏杆围住并上了锁,只有掌管钥匙的那个人才能取到泉水。

嵌在墙体上的一块大理石刻写着关牧村、邓楠来过这里,并捐了佛像。

眼下寺庙又在扩建,干活的都是江西人。

下山途中顺游江西武夷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大院内完全是景区的样子。

在这里上班太幸福了,请问现在还招人吗,我捡垃圾也行。

只要离开盘山公路,沿着小路走上几步,就会进入各种幽静所在,流水、石桥、古栈道,再加上高低起伏的茶树,处处可入画。

继续下山,山溪的对面有家农屋,步行过了吊桥,是一片茶园,茶园中有栋木板房,房前屋后种了不少花,主人是一对年迈的夫妇,老农为他家还取了一个诗意的名字:桐关云舍。

“社会主义好”、“共产党万岁”,满满的正能量,这都是老农亲笔写上去的。

见到我们一群不速之客,老农从屋里端出一盘桔子请我们吃。主人说,明年他就要搬走了,因为县城里有人相中了他家,每年出3万元租金,另外给老人安排一套房子免费住。富龙我祝老人晚年幸福。

谢别老人,乘车前往龙岭茶庄入住。茶庄规模很大,山上山下好多栋房子,吃住玩齐全,我们在这里吃了三餐饭。

龙岭茶庄环境优美,群山环绕,如入仙境,相信多住几日有肺不适的人会自愈。

好的环境能改造一切,这里的汪星人见到我也很温柔可爱。

晚饭后是河红茶寻宗之旅品茶会,由县茶商会的张会长等人介绍铅山茶文化,听他娓娓道来。

中国的红茶有许多种,而无论是安徽的“祁红”、河北的“宣红”、湖南的“湖红”、广东的“英红”、浙江的“越红”、江苏的“苏红”等等,都不及铅山河红的历史悠久。

茶人在交流碰撞,时间似乎停滞在了那香醇的河红茶的茶汤里。

沸水一冲,满室茶香,就是这种带着桂圆味道的红茶,为当时欧洲人崇尚,18世纪的英国浪漫诗人拜伦在他的著名诗篇《唐璜》中写道:“我一定要去求助于武夷山的红茶/真可惜酒却是那么的有害/因为茶和咖啡使我们更为严肃。”

河红茶汤色橙黄亮丽,显金圈,入口醇厚甘甜,喉韵悠长,十泡过后会出现薄荷清香,实属茶中极品,啜一口,仿佛置身于广阔的原始森林之中。

喝茶不就是撮一点茶叶往杯中放,然后提开水往里倒吗,可是看了他们这一套繁杂的程序,我发现自己以前喝的是假茶。

不得不说,铅山人喝茶是认真的。

重头戏来啦,11月3日,一个周六的日子,上午9:28在铅山县武夷山镇篁村村隆重举行2018铅山河红茶品鉴会开幕式。

去年铅山县举办了首届河红茶文化旅游节,一年间,铅山人很努力,禅茶韵味、人情风味越来越浓厚,进步很快,变化很大。

主席台的后方有靠山,群山魏峨,仙气十足。

会场内人山人海,宾朋满座。

来者好茶奉上,点心端上,就问你吃不吃。

开幕式现场的左右两侧有200多个茶叶展棚,本地有名的茶厂都来赶场了,规模堪比全国茶博会,每个展位前都站满了洽谈的客商。

为了河红茶的发展,铅山涌现了无数武林高手,开幕式上县委、县政府为这些茶王颁发了奖状,一份荣誉,一份肯定,一份勉励。

开幕式上文艺节目精彩纷呈,好戏连连。

你看,功夫茶上场了,功夫讲究力量,茶道追求禅意,两者结合竟然没有一点违和感。

接着上场的是一家三代人,为观众表演茶道与书法,这两者是相融的,此节目去年在江西茶博会上获得表演一等奖。

最吸引人的要数茶叶拍卖,现场拍卖三个品种,每种一罐,每罐半斤,最高的竟拍到了6200元,跟黄金有得一比了,这不是跟“双11”过不去吗。

不是它贵,只因它太极品了。

别再上某宝淘货了,快来这里扫货吧,买到就是赚到。

错过了开幕式现场的你,不用慌,这里是永不落幕的茶市,大小茶厂、茶店遍布每个村庄,24小时不打烊。

书法家们也赶来凑热闹了,现场赠送书法、国画作品,指不定若干年后你免费得的作品就升值为金矿了,谁知道呢。还有摄影展,看着熟悉的家乡原来这么美。

下午举行论坛,茶界的高人们都赶来了,江西省茶协主席亲自开讲,论根源,道去脉,理论硕果累累。

论红茶,铅山武夷山镇的绝对蓝波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74311992_108716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