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祖母

作者:Z小白 时间:2018-11-09 20:55
0

原标题: 我的祖母

原标题: 我的祖母

初夏将至,京城却突现寒意。

此时,窗外云气沉沉,建筑灰颓,苍绿色的叶子,似乎正在老去。

母亲节将至,大家都忙着准备给母亲的献礼。

而我,却想写一篇文章,给我的祖母。

去年十一月,祖母离开了我们。

自成长以来,这是第一次如此深刻地体会痛失亲人的感觉,心里像被挖去一块,一下子空了许多。

每次去超市,看到稻香村的各色点心,都会想起祖母。过年过节的时候,最喜欢带一些软软的点心给她。祖母的牙齿早就坏掉了,很早就安装了假牙,只能吃一些绵软的东西。

有时候,在街上看到满头花白头发的老奶奶,便会不自觉的多看几眼,想着,祖母尚在时的样子。

一直以为,生命中的人和事,会一直固定在一个地方。

无论你离开多远,只要回家,去那个固定的地方看看,就一定能见到自己想见的人。

直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祖母已经离开了我。

总幻想着,回到家中,去她的卧室,就能看到她。

可是,幻想,只是幻想。

她的卧室早已空空,她的床上铺上了新的被单,阳光透过窗子,清洒在那几盆绿植上,

一切都那么柔和,可是,我再也看不到祖母的脸,听她用苍老的声音喊我的名字。

小时候,一直是祖母带着我。

父母亲是乡村的小学教员,工作很忙。童年的大部分时光都是和祖母一起渡过的。

祖母出身于富农家庭,后来听父亲说她娘家里有良田数顷,良驹几匹。

在那个一切都讲究家庭成分的年代,祖母的富农成分自然不算好。所以到26岁的时候才嫁人,嫁给家庭成分是贫农,当兵的爷爷。祖母出嫁的时候,是乘着白马拉着的婚车嫁过来的。

我无法想象当时的情形,也许就像电视剧中演绎的那般吧。

祖母识字不多,却干得一手好农活,做得一手好女工。祖母出嫁之后,爷爷当兵复原之后在铁路上工作,经常在外地,家里的大事小事都是祖母一力承担。

几十年后的今天,我更加明白,当时,女人操持一个家有多艰辛,有多不易。

祖母没有女儿,只有父亲和小叔两个儿子。所以对我和妹妹分外的好。我比妹妹大三岁,和祖母在一切的时光自然更多一些。

小时候,我们穿的布鞋、褂子、棉袄、棉裤……都是祖母手工做的。

即使现在,家里的老房子里,还放着那台八十年代的缝纫机。

而我总会记起,祖母戴着老花镜,在炕上一针一线缝棉被的情形。

很小的时候,祖母就会用烧过的火柴头为我们画眉,说长大了眉形好看。长大之后,我从不修眉,因为祖母当初为我们画的眉形就已经很好。

祖母还喜欢给我们扎小辫子,在额头上点一个红色的胭脂点。把我们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参加各种宴席。有时候,村里人见到了,就会夸赞,说,你的孙女长得多好看啊。

祖母便会很自豪,很开心。

祖母自小便与肥沃的农田为伴,所以她极其珍爱粮食。

每年,麦子收割的季节,祖母会带着我,拎一个藤条编织的篮子,去麦田里捡麦子。

那个时候还不是机器收割,都是手工镰刀收割,所以麦田里会留下很多麦穗。祖母便和我弯着腰,一前一后的捡麦子。那个时候,自己好小,只有四五岁,或五六岁的年纪,只记得眼前的一切都是金色的,金色的阳光,金色的麦田,金色的麦穗,还有被金色光晕笼罩着的祖母,我的奶奶。

童年就读于村子里的乡村小学,那时候没有如现在一般的繁重作业,放学之后一般都会和同学们出去疯玩儿。暮色降临时,奶奶便会满村子找我回家吃饭,她大声喊我的名字,嘹亮而悠长,整个村子都能听到。听到奶奶的声音,我便会迅速跑回家吃饭。

初中时,在镇子上的寄宿学校读书,每周才能回家一次。那时候的孩子们都来自镇子周围的乡村。每个人回家再返校时,都会带一些吃的东西。那时,没有如现在一般五花八门的零食,通常孩子们都是带些烙饼,一罐酱,和鸡蛋。

鸡蛋,的确是那个年代最好的营养品。

老家有很大的院子,祖母每年都会买些小鸡仔,喂它们小米,它们成长的过程中,有些会成熟,有些会夭折。那些成熟的母鸡便会是新鲜柴鸡蛋的最大贡献者。

奶奶把这些纯天然的鸡蛋攒起来放在一个罐子里,一部分腌制起来,腌好了,便在我回学校时煮好给我带上。

我从来没想过,奶奶是如何攒那么多鸡蛋的。她一定是舍不得自己吃,一心想着留给我们吃。

很多年后,我在外上学工作了,也吃过许多美食。但每次回到家里,奶奶总是不忘嘱咐母亲,让她给我炒鸡蛋吃。母亲爱吃白水煮的鸡蛋,她都不知道我其实爱吃油炒鸡蛋,奶奶一直记得。

这个时候,奶奶已经不能自己做饭了,身体瘦弱无力,需要拄着拐杖行走。

即便如此,我依然认为,奶奶可以长长久久地陪伴着我们,永远,永远……

住在镇上的叔叔家有了小弟弟,奶奶便来镇子上看孩子。

我们家三个孩子,我,妹妹,叔家的弟弟,都是奶奶带大的。

因为奶奶在这里,所以有时候放学,我会去叔家吃饭。

夏天很热,每次骑车回到叔叔家,奶奶都会从冰箱里端出来一碗冰镇的白开水,是为我特意准备的。

奶奶总是想得很周全,记得我说过的每句话。

有次回老家,发现洗手的香皂味道很好,便随口说了一句,很喜欢这种香皂。

等下次回家时,奶奶拿出一块新的香皂给我,是为我特意在集上买的。十几年来,那块香皂的包装纸一直夹在我的笔记本中,现在闻起来,还会有淡淡的清香,会想到奶奶,想起那年的旧事,心会很伤……

物是人非,就这样,奶奶不在了。

再后来,在外地上了大学,回家的日子更少了。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有一段时间,奶奶连同家乡的记忆便一起淡漠了。

放假回家的时候,回到老房子,奶奶还是多年前的样子,言谈举止,音容笑貌,和小时候一样的,我不知道她和爷爷两个人每天如何生活,几只鸡,一台老式电视机,一个大院子,

院子里的杏树、槐树……

奶奶还是喜欢给我带鸡蛋,还有很多其他的粮食。

家里从小就养猫,所以我特别喜欢猫咪。

后来在北京收养了一只白色的波斯猫,给她取名字,小财。因为工作经常出外地,没有办法照顾这只猫咪,便带回了老家。

奶奶当然很欣喜。

孩子们都在外面,老家里多了个小生灵,终于有人和她说话了。

小财也是只聪明绝顶的猫咪,总围着奶奶转。奶奶出门遛弯的时候,她一直跟在后面,俨然一个小保镖。

爷爷从集上,买来鱼,喂她吃新鲜的鱼肉,我回去也会带上猫粮给她。

小财在乡村似乎生活得很快乐,在院子里的树上,上蹿下跳,很快和鸡娃们成了朋友,很快学会了野外生存能力,还会捕抓鸟雀。

奶奶待小财像待一个孩子,像待我们小时候一般,给她额头上点了一个胭脂的红点。

小财在外面交了男朋友,有了宝宝,在院子里的东屋产下四五只猫仔仔,奶奶还在东屋的窗户上系了红绳,说是小财第一次生猫宝宝,就像人第一次生孩子一般。

……所有的一切,所有的所有,都消逝在了岁月中。

奶奶的生命,最终凝结成了土地上的一座新坟。

人的一生,便这样走过了。

到了生命的最后,奶奶曾经鲜活的生命变得无比虚弱,她吃不下很多东西。

即使是在她很年轻的时候,她也不怎么爱吃零食水果,西瓜、桃子、点心……她都留给我们吃。

她体态极瘦,感觉成了皮包骨头。

所以,一次无意间的摔倒,便摔断了胯骨,躺在床上两周后,便逝去了。

我总想到一个画面,那时候,家里养着一头灰色的小毛驴。毛驴栓在院子里的一棵树上,毛驴脾气倔强,有时候会挣脱绳子,在院子里撒野。每当那个时候,我和妹妹怕极了,便躲进屋子。奶奶一个人在院子里和毛驴搏斗,她好厉害,几下就把毛驴制服了,重新栓回树上。

那时候,是多么旺盛的生命力。

可这样强壮的生命力,在岁月里,走到最后,已消失殆尽了。

我的祖母,我的奶奶,走了。

留下无涯的记忆,让我们怀念。

祖母新去时,几乎夜夜梦到,现在,却很少入梦了。

是祖母走远了么?

老家里,有祖母的照片,一切陈设和昔日一样,未曾改动过。

清明回家祭祖时,我待在屋子里,无边的怀念汹涌包裹着我……

我看到角落里的脸盆,想象着祖母在盆架上洗手洗脸的样子……

想到每年过年,祖母抱着崭新的厚棉被给我们铺好床的样子……

想到她会不会在某一刻突然走出来,像以前一样,唤我的名字……

……

无法再继续,再继续一秒,我便会窒息。

奶奶,谢谢您今生成为我的祖母,您会永远活在我的记忆中,永恒不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74325008_99973767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